26家厂矿医院重组之后

版次:m3    作者:王海,董立龙来源:    2019年04月13日

邢矿总医院医护人员开展惠民义诊活动

◀2018年5月26日,冀中能源华北医疗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在石家庄成立

▲邯矿总医院托老中心工作人员在护理老人

26家厂矿医院重组之后

——透视冀中能源集团大健康产业布局

王海 董立龙

核心阅读

■作为河北省国企改革试点,冀中能源集团将旗下26家厂矿医院整合,组建了冀中能源华北医疗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原本是企业负担的厂矿医院,2018年实现减亏3000多万元

■今年,要进一步整合全省其他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在年底前完成股权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稳妥推进股权多元化

■华北医疗集团的养老产业计划立足医疗服务基础,向上下游延伸、融合,拓展健康管理、康复养老、健康产品、康复辅具等相关业务,构建大健康生态圈,为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

国有企业改革中,剥离下来的厂矿医院该何去何从?

作为河北省国企改革试点,冀中能源集团将旗下26家厂矿医院整合,组建了冀中能源华北医疗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北医疗集团)。

推进体制机制创新,倡导开源节流,布局大健康产业……通过改革,原本是企业负担的厂矿医院,2018年实现减亏3000多万元。

厂矿医院的身份发生了变化

从上班的葛泉医院到东庞矿附近的家有五十多公里路程,郝志芬走了十几年。

去年8月,她终于从葛泉医院调到了家门口的东庞医院。

“调到这里工作,我争取了很多次也没成,这次简直像做梦一样就实现了。”近日,正在新单位忙着接诊的郝志芬说,以前这2家医院分属2个矿管,而今都是邢矿总医院的分院。

厂矿医院诞生于计划经济时代。那时,每开发一座矿山,就会建一个工人村以及为其服务的学校、医院等,这些机构曾作出重要贡献。但后来,这些厂矿医院大多亏损。

新一轮国企改革启动后,国务院发出通知,要求加快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河北省国资委确定冀中能源集团作为试点,将其旗下厂矿医院进行整合。

随即,该集团下属26家厂矿医院开始了专业化重组,几千名干部职工换了新东家。

2018年5月,华北医疗集团成立,并由峰峰总医院、邢矿总医院、邯矿总医院、井矿总医院、石家庄心脑血管病医院5家直属医院管理21家基层医院。

正是这次改革让郝志芬实现了愿望。僵化的机制开始被打破,不仅人员能自由流动,医院间还开展了对口帮扶。2018年,华北医疗集团启动三级医院帮扶二级医院的三年行动计划,首批选定2家二级医院围绕5个学科进行对口帮扶。

重组后,厂矿医院的身份发生了变化——从厂矿后勤部门下属的一个机构变为直面市场的实体。

“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经营机制不够灵活,发展活力尚显不足……”华北医疗集团董事长于胜永认为,这样的问题正是改革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

去年8月,国务院国企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启动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华北医疗集团等河北省6家企业被纳入名单。

“今年是我们的改革创新年,我们要完成两项任务。”于胜永介绍,第一项是进一步整合全省其他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第二项是在年底前完成股权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

具体而言,就是要通过综合改革,建立企业法人治理结构,实现混合所有制改革,稳妥推进股权多元化,同时建立激励约束机制、完善市场化经营机制。

如今,华北医疗集团在与战略合作伙伴深入对接,力争近期签署框架协议,6月底前完成合作标的资产审计和评估,9月底前完成注资和工商变更登记等。

“这样的改革思路体现了国企改革的内在要求。”冀中能源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杨国占说,下一步重点进行的混改,亟需打破思维定式,以改革的思维、创新的办法、务实的举措来推进。

职工的服务意识增强了

东庞医院变了。原来灰秃秃的小砖楼,换了身白绿相间的新“衣服”,诊室、走廊也焕然一新。

变化的背后,是华北医疗集团出资对3家基层医院进行了标准化改造提升,以改善就医环境。而在东庞医院院长赵建军看来,变化最大的还是人。

“原来干多干少一个样,谁也不愿多出力。现在有了绩效考核,职工们的服务意识、成本意识都增强了。”赵建军说。

“我们接手的这些医疗机构,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按照市场化的方式进行管理,活力不足、效率低下。”于胜永介绍,整合厂矿医院之后,该集团把2018年确定为医院管理提升年,不断推出改革举措。

绩效考核制度率先建立起来,差异化薪酬制度开始实施,这些厂矿医院的职工们终于不再吃“大锅饭”、按职级领工资了。

在东庞医院,过去收支两条线,人员工资由矿上负责,医护人员从来不愁“吃饭”。而现在,为了开拓业务,医护人员主动进厂矿、进社区、进农村,开展惠民活动,吸引患者来就诊。

东庞医院的变化赢得了群众好评。去年,东庞医院门急诊量同比增长75%,出院量同比增长57%,手术量同比增长两倍多。

过去,春节值班是一种福利。因为值班人员能领到3倍工资,80人左右的职工队伍有45人值班。而今年春节,只安排了15人值班。用赵建军的话说,这样既能满足就诊需求,也能让职工回家团聚,还可以节省人力成本。

通过这样的举措,华北医疗集团21家基层医院中,虽然大部分还在亏损,但亏损额减少了3000多万元。“人力成本居高不下,是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分管6家矿医院改革的邢矿总医院院长助理张会增介绍,他们采取了内退、托管、总医院借调等方式,最大限度减少基层医院的富余人员。

华北医疗集团则计划通过拓展产业来安置富余人员。这一设想,在东庞医院已有探索。眼下,在邢矿总医院支持下,东庞医院的一个血液透析中心正在谋划中。张会增介绍,他们计划添置10台透析机,并已着手对医护人员进行培训。

“我们力争在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健全激励约束机制等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于胜永介绍,华北医疗集团将逐步建立管理清单和责任清单,赋予各子公司、各医疗机构更大的经营自主权;建立健全子公司和直属医院领导班子业绩考核评价体系,加大薪酬与绩效挂钩力度;试点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

形成自己的专业特色

“过春节我们也没闲着,除夕一天做了4台心脏介入手术!”听了华北医疗集团石家庄心脑血管病医院院长米粮川的话,让人很难想到,这曾是一家靠母公司输血的厂办医院。

“我们能发展到今天,就因为‘断奶’早!”米粮川介绍,该院原为创建于1985年的华药职工医院,2000年起逐步被企业推向市场。

此前,华药职工看病都来这里,小病开点药,大病开张转诊三联单,转去省级医院,费用回来全部报销。

走入市场的第一步,医院试行绩效核算。米粮川回忆,起初是医院运转需要向外“化缘”,但2003年华药职工全部加入市医保,给医院带来了剧烈震荡:就诊患者迅速减少,医护人员大量流失。

“医生护士也得吃饭,更何况好多人背着房贷。”当时的院领导班子果断推行全成本绩效核算,允许医护人员多劳多得。而今,冀中能源集团计划在厂矿医院改革中推行这一做法。

在米粮川的办公室内,办公家具都是上一任留下的,镜子上的红漆写着“一九九一年三月赠”。另一间约40平方米的综合办公室,格子间里坐了13人,集中了医务科、护理部、医保科……医院有一台轿车,却没设专职司机,外出办事就从手机上叫车,每月花费不超过1000元。

“时间久了,每一位职工都养成了市场意识、成本意识。”该院副院长周丽介绍。

但医院在设备购置、人员培训、环境改造上舍得花钱。医院虽是老楼房,但走廊、诊室、病房内洁净一新。他们把医护人员送到北京、上海以及省内一些三甲医院进修,一去就是一两年。

“医院发展,关键靠人才。”米粮川任院长后,对新招的每位医生都亲自面试。医院有了用人自主权,人员配置开始优化。目前,石家庄心脑血管病医院每个行政部门只有一个人——主任兼任办事员,还根据业务量、特长等,由专业技术人员兼任一些行政岗位。

就这样,在走向市场化的过程中,石家庄心脑血管病医院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专业特色,并于2008年变更为现名,2012年企业补贴彻底取消。

近两年,石家庄心脑血管病医院还牵头搞起了医联体。他们了解到,各社区服务中心虽有影像设备,但缺少专业人才。国家出台建设公共影像中心、允许医生多点执业的政策后,该院放射室主任王彦峰瞄准这一需求,开始大胆尝试。而今,石家庄主城四区已有9家社区中心委托该院实施远程影像诊断,放射室每天都要对传输来的上百张影像进行诊断。

借助改革,石家庄心脑血管病医院实力不断增强,职工队伍从改革前的200人增加到360人,床位达到300张,2018年实现总收入近1.4亿元。冠脉支架这样的大型手术,去年该院就做了280多例。

布局大健康板块

董玲玲被调到邯矿总医院托老中心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申请外出进修。

进修中,学的第一项技能是如何给老人清理便溺。这位陶二矿医院的原院长,学习的头一周,连饭都吃不下去,但最终坚持了下来。“如果自己都不会干,将来怎么可能指挥别人干呢?”董玲玲说。

养老院内最棘手的问题,就是如何消除难闻的气味。而在邯矿总医院托老中心,一点气味都没有。董玲玲介绍,护理人员会定期给老人洗头、泡脚、剪指(趾)甲、晾被褥,每次擦完大小便,还会用碘伏喷洗消毒。

董玲玲学到的技能,已经在这里转化为精细服务。而该中心在养老产业方面的探索,也将为华北医疗集团发展健康养老产业提供经验。

在冀中能源集团转型升级的布局中,将医药健康确定为六大产业集群之一。而华北医疗集团自组建起,就承担了相应的使命。

“我们的医疗主业不能无限扩展,而是要把大健康产业做起来。”于胜永注意到,在京津冀区域内,医疗板块已经形成充分竞争格局,相反,前端的健康服务和后端的康复治疗,仍供给不足。

于是,他们聘请美国一家知名管理咨询公司,制定了战略发展规划,将产业主要确定为医疗、养老、健康三大板块。

“改革之后,集团对我们重新定位,确定以失能老人的疾病治疗和基本护理为重点,突出‘医养融合’。”邯矿总医院院长助理曲自崎介绍,为此该院专门成立了老年病科,目前已吸引8位失能老人长期入住。

邯矿总医院距离邯郸市区5公里,一定程度上影响市区患者上门就医。该院创新思路,投资230万元将一栋闲置的职工宿舍楼,改造成拥有100张养老床位的养老机构。

厂矿医院有很多远离市区,邯矿总医院的做法为他们提供了借鉴。如今,距离城区较远的邢台矿医院、通二矿医院等,也纷纷开始建设养老设施,开展养老服务。

华北医疗集团还成立子公司,专门发展健康养老产业。如今,井矿总医院医养结合、公办养老机构托管、石家庄市长安区综合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等项目,正在积极推进。

于胜永介绍,华北医疗集团的养老产业计划立足医疗服务基础,向上下游延伸、融合,拓展健康管理、康复养老、健康产品、康复辅具等相关业务,构建大健康生态圈,为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

华北医疗集团还在智能居家养老方面展开了探索,其中医康养护一体化项目进入了河北省卫健委“大健康新医疗”产业基地项目库。

“2019年,冀中能源集团将加快改革创新、高质量发展的步伐,支持华北医疗集团进一步整合资源、融合发展,打造医康养一体化大健康生态系统。”杨国占表示,系列改革完成后,华北医疗集团将拥有床位1万张、职工上万名,成为国内领先的综合型医疗健康产业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