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与“压力”一起来敲门

版次:m6    作者:卫红霞来源:    2019年04月13日

◀刘峰涛在辅导孩子做作业

刘海江在家里养的花草

▲杨建伟在医院护理岳父

矿区民生问题调查(养老篇3)

“幸福”与“压力”一起来敲门

平煤集团梨园矿老中青三代职工养老情况

卫红霞

在梨园矿区,幸福感最高的是像刘海江这样的退休职工。身体不错,发展一点个人爱好;儿女已成家,没什么操心事;退休金虽然不多,但是精打细算,日子过得挺幸福。

职工杨建伟压力较大。家里老人身体不好,儿女尚未成家,经济上、精力上负担都很重。他只想趁还能干得动的时候多赚点钱,自己的养老还没想。

因为父母还不需要照顾,29岁的刘峰涛日子比较轻松。只是转岗后劳动关系还没办完,养老保险金等没有正常缴纳,他有些担心。

2016年9月底,中国平煤神马集团梨园矿宁庄井完成了闭坑工作。矿区的生产虽停了,但矿区的生活依然在继续。

退休职工刘海江

精打细算,日子过得挺幸福

“我练练太极拳、打打门球,还种花养草,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儿,仿佛又回到了读书时的青春年华。”谈起退休生活,刚打完门球、脸上淌着汗的刘海江表示十分知足。

2011年退休的刘海江,现在每月有2600多元的退休金和40多元的工龄补贴、洗涤费。妻子是煤矿“五七工”退休,每月退休金有1300元。一双儿女已成家单独生活。2年前,在梨园矿工作的儿媳、女儿同时被分流,现在市区工作,读初中的孙子每周回来探望一次。刘海江说:“自己现在没什么操心事了,生活过得平静又幸福。”

7年前,小区成立门球队,刘海江在老伴和女儿的“怂恿”下报了名,买来《门球入门》和门球棒,晚上看书,白天练习。“没想到,竟上瘾了,一天不玩,就浑身不舒服。”刘海江如是说。除了打门球,刘海江还喜欢打太极拳,并在9年前加入了矿太极拳培训班。“打太极拳健身。身体好才是最大的幸福。”刘海江笑着说。

每天早上六点半,刘海江准时来到健身器材处健身,半小时后,回家帮老伴做早饭。上午,老伴去“夕阳红”艺术团排练或演出,他去老年活动中心打扑克、下象棋。中午11点,刘海江准时去超市买菜,然后回家做午饭。下午,他常与球友一起去汝州市工人文化宫打门球,为每月一次的门球赛做准备。晚饭后,刘海江到广场上与拳友们一起练太极拳,切磋拳艺。“我一开始不懂呼吸的重要性,动作跟呼吸两张壳,后来在拳友李老师的指点下,能做到深长的腹式呼吸了。”他开心地说。

刘海江在自家的阳台上、飘窗上,养了大大小小20多盆花。问起现在的生活情况,刘海江说:“物业费一年300多元,每月水、电、煤气、有线电视、电话费加起来500元左右。社区每年组织免费体检一次,头疼脑热在社区医疗服务中心用医疗卡买药,大病去平煤总医院,报销比率是90%。虽然人情往来多,买衣服花钱,但退休金省点花还是够用的。”

像刘海江这样的退休职工,该矿还有很多。虽然退休金不多,但是过惯了苦日子的他们精打细算,把日子过得挺幸福。

一线职工杨建伟

人到中年负担重,养老还没想

“在掘进队工作累,但上有老、下有小,我舍不得休息。”谈起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杨建伟苦笑着说。

2016年9月,梨园矿宁庄井闭坑后,44岁的杨建伟离开了工作8年的矿井,转岗分流到瑞平煤电庇山矿掘进队,现在月工资4700元左右。

1995年,20岁的杨建伟到梨园矿做了一名采煤工,20多年的一线生活让他患上了腰椎间盘突出。“去年犯了2次,4月最严重, 整个月都下不了床。”杨建伟说。

杨建伟的母亲身体不好,一直药不离身,但知道他经济紧张,说啥都不肯要他的钱,医疗费大多是杨建伟哥哥给的。前不久,岳父突感不适住院治疗,他和妻子不仅交了住院费,还轮流去照顾。

5年前,杨建伟用17万元在汝州市北环路买了一套90平方米的集资房,去年才把借的5万元房款还完。妻子没有工作,22岁的儿子没考上大学,在外地学习摄影,每月800元工资,连自己都顾不了。读高一的女儿每月生活费至少需要600元。家里的水、电、煤气等费用,再加上赡养老人、生活等开销,每月至少需要3000元。

“在井下当一线工是有年龄限制的,我想趁现在还能干,多下井多挣点钱。”杨建伟说,“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压力太大了。能应付眼前的生活就不错了,还没想养老的事呢。”

现在最让杨建伟犯愁的是儿子结婚的事,彩礼钱、购房款还没着落。

唯一让杨建伟感到暖心的是,宁庄井闭坑时担任通安队副队长的他按照矿文件规定,可以享受协理员待遇,扣除“三金”每月有1700元工资。因此,他转岗分流到庇山矿后,劳动关系仍在梨园矿。

29岁的刘峰涛

劳动关系没转完,保险几年没交

相比杨建伟,今年29岁的刘峰涛日子要轻松不少。

2016年9月,刘峰涛从梨园矿宁庄井转岗分流到庇山矿机电队电工班。刘峰涛的家在汝州市骑岭乡安庄村,上班骑摩托车十几分钟就到了。他每天早上7点上班,下午5点下班,中午休息2小时,月工资4000元左右。

刘峰涛的爸爸是梨园矿退休职工,每月有3000元左右的退休金。“俺妈患糖尿病,每月定期到医院检查、取药。幸好俺爸身体好,能照顾俺妈,他们的退休金够花了,有时还贴补俺呢。”刘峰涛说。

刘峰涛一家四口住在父亲为他盖好的独院里,房间宽敞明亮。孩子的玩具、零食、衣服,加上生病医疗费、辅导班费用等家庭开销的大头,每月至少需要2500元。妻子要照顾10岁的女儿和7岁的儿子,没有外出工作。

刘峰涛等人的劳动关系转移手续还没办完,庇山矿还没给交基本养老保险金、基本医疗保险金、失业保险金,而梨园矿所欠的公积金、养老金还没有补上。“就盼着能尽快完善手续,享受到和庇山矿全民合同工一样的待遇。以后老了能正常领取养老金,安安心心地养老。”刘峰涛说。

链接

2016年9月底,中国平煤神马集团梨园矿宁庄井完成了闭坑工作,职工们按政策办理了转岗分流、离岗、内退、病退等手续,近百名职工转岗分流到庇山矿、朝川矿等。

目前,该矿共有3356名退休职工。2017年6月15日以来,按照国家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服务政策已全部移交到汝州市煤山街道、汝州市寄料镇及郑州、洛阳、开封、焦作等职工居住地的街道社区管理。

2008年,梨园矿梨园棚改新区建成投入使用。现在,常住居民2316户近7000人,社区里有医疗中心、幼儿园,有健身器材、门球场、篮球场、老年活动中心,有公厕、垃圾中转站等。在矿退管办的组织下,社区成立了门球队、“夕阳红”艺术团、太极拳培训班。

近年来,梨园矿领导定期到梨园新区了解退休职工生活情况,而且还及时与地方政府沟通解决退休职工困难。2019年春节期间,对232名退休职工按困难程度分别发放了500元、300元、200元不等的救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