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时奋斗 年老了享福

版次:m5    作者:宗慧芹来源:    2019年05月14日

“我们这代人年轻吃苦的时候不觉得苦,满腔热血;晚年生活吃穿不愁,精神愉悦,生活幸福。我是赶上了好时代!”徐兴林说。 徐兴林在自己家中

徐兴林 1955年出生,中煤大屯公司退休职工。

作为大屯公司的首批建设者,他见证了这座矿山从无到有、从荒凉到繁华的历史,也从矿区翻天覆地的变化中感受到了国家的日新月异。

年轻时奋斗 年老了享福

宗慧芹

打打牌、买买菜、逗逗孙子,隔三差五回趟老家和亲朋好友聚聚会,有时还和老伙计们一起出去旅旅游,这就是中煤大屯公司退休矿工徐兴林的幸福生活。

成为大屯矿区建设者

1955年出生的徐兴林家里有兄弟姊妹6个,年幼时一大家子人依靠父亲干泥瓦工的微薄收入艰难度日。在他16岁时,大屯矿务局到他们县城来招工,他想,作为家里的老大理应为家里分忧,就瞒着家人报了名。

1970年,来自五湖四海的建设者汇聚微山湖畔,唱响了开发建设大屯矿区的创业之歌。没过多久后,徐兴林成为其中的一员。

刚到大屯时,徐兴林看到的是一片荒地、芦苇荡,连个像样的住的地方都没有。虽然条件艰苦,徐兴林和工友们响应党中央、国务院“扭转北煤南运”的号召,掀起了“改天换地”的会战高潮。不到10年时间,一座座井塔高高耸立,一排排厂房拔地而起,一条条道路连通矿区四面八方,千家万户亮起了电灯,“小上海”的美誉也在周边地区和全国煤炭系统传播开来。

“那时,每天都累得倒床上就睡。但一到发工资那一天,就算刚下了夜班也不觉得困,一定会走上几十里路赶紧把大半工资寄回家去。”徐兴林说。那时,他一个月工资是30多元,比干泥瓦匠的父亲挣得还多。他的家有了这笔收入,日子越来越好过,弟妹们也相继读了初中、高中。

孔庄煤矿第一代矿工

1977年,大屯矿务局孔庄煤矿正式投产,徐兴林结束了矿建工作,成为矿上的第一代矿工。徐兴林说:“要说干煤矿吃苦最多的还是我们这代人。那时采煤都是靠打眼放炮,凭铁锨一锨一锨地往溜子上攉煤。除了运煤的工序是机械化运输外,其余的工序几乎都要肩扛手抬,那可是全凭力气!一个班下来,我们累得连腰也直不起来。”

为了能采更多的煤,徐兴林和工友们有时在井下一呆就是十几个小时。即使这样,那时一个班也只能出几十吨煤,遇到条件好时,一个班最多也就出一百多吨煤。

那时不仅生产条件不好,生活设施也很简陋。矿上的几幢筒子楼里挤满了单身汉,拖家带口的能有个十几平方米的房子就足以让人羡慕了。

“现在想想,那时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挺苦的,但当时真没觉得有多苦。”徐兴林语气轻松地说。

徐兴林在矿上干了几年之后,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家里托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女孩。两个人相处不错,不久便结婚了。

婚后,徐兴林继续回矿上工作,妻子留在了老家。

老家和矿上相隔300多公里,那时的联系方式很有限,最常见的方式便是书信。徐兴林和妻子开始了鸿雁传书的日子。“她在信里说得最多的就是让我注意安全。那时,煤矿井下的生产条件比现在差多了,好多姑娘都不愿意嫁给我们‘煤黑子’,所以她最担心的就是我的安全。”徐兴林说。

再后来,徐兴林的妻子带着儿子住到了孔庄煤矿工房,一家人终于结束了聚少离多的日子。现在逢年过节一家人聚在一起时,徐兴林总会拿出来当年的那些家书,挑上几封读一读,回味一番。

日子越过越好

上世纪80年代初,孔庄煤矿开始了机械化采煤,产量高了,劳动强度降低了,安全也越来越有保障了。井下的工作环境变化了,地面的园林化建设、文化建设也让矿区面貌发生了令人欣喜的变化。随着人们收入的整体提高,老家的日子慢慢变好,徐兴林不需要再接济老家,手里渐渐有了存款。他给家里添置的第一个“大件”是一台飞人牌缝纫机,是送给会做缝纫的妻子的。那时,一家几口人的衣服都是妻子亲手做。

矿区不大,但是个小社会,工作、生活、学习、购物都可在矿区完成。每天上班,徐兴林散着步就到矿上了。后来,徐兴林又买了永久牌自行车,休班时带着妻子和儿子去县城里转转,一家人其乐融融。再后来,家里陆续添置了电视、冰箱、空调……徐兴林拉家常一样说着这些年的变化。

当时间进入90年代以后,我国工业化发展迅猛,徐兴林所在的孔庄煤矿形势不断变化,进行了几次大的技术改造,大力推进安全生产标准化建设,过去井下的脏、乱、差渐渐成为历史。

到2010年徐兴林退休时,矿上的智能化生产水平已经很高了。“这一代矿工比我们那时幸福多啦。”徐兴林感慨道。安全条件越来越好,职工收入不断增加,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和大多数职工一样,徐兴林家里的电器都更新换代了一遍,还用上了智能手机。徐兴林有事没事就喜欢跟老友视频聊天,还经常在老友群里分享生活的点滴。

徐兴林在孔庄煤矿那间30多平方米的工房里住了几十年,老家父母来了,他和妻子就得打地铺。退休之后,徐兴林赶上了单位的最后一批福利房,分到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他拿出多年积蓄把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新房子好好装修了一番,窗帘壁纸木地板都按着喜好来,家具家电一应俱全……

今天的大屯矿区绿草如茵、鸟语花香,街道整齐清洁,楼房鳞次栉比,处处皆景。作为大屯公司的首批建设者,徐兴林见证了这座矿山从无到有、从荒凉到繁华的历史,也从矿区翻天覆地的变化中感受到了国家的日新月异。

徐兴林说:“我们这代人年轻吃苦的时候不觉得苦,满腔热血;晚年生活吃穿不愁,精神愉悦,生活幸福。我是赶上了好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