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矿集团“模拟法庭”为啥开得少了?

版次:m2    作者:谢吉东,刘琦,王娟,曹士刚来源:    2019年05月14日

◀图为枣矿集团价格听证会现场

枣矿集团“模拟法庭”为啥开得少了?

本报记者 谢吉东 实习记者 刘琦 通讯员 王娟 曹士刚

核心阅读

■山东能源枣矿集团最初决定开价格听证会,是为了搭建一个沟通平台,模拟法庭仲裁形式,由买方和供方分别组成质询团和应询团,针对物资采购价格问题当庭对质

■三年来,枣矿集团共举行16次价格听证会,反馈问题600余条,涉及物资金额约1亿元,年节约采购资金约1100万元

■我们的价格听证会不是不开了,只是开的频率低了,这也说明物流中心的工作质量、管理能力提高了,矿井对采购也有了自己的心得,这是一个好现象

2017年1月23日,本报曾刊发题为《枣矿集团物资价格监督评价显威》的报道。三年来,山东能源枣矿集团共举行16次价格听证会,反馈问题600余条,涉及物资金额约1亿元,年节约采购资金约1100万元。

近日,记者再次来到枣矿集团,了解价格听证会的最新进展。但令记者没想到的是,一季度已经过去了,新一期的价格听证会却迟迟没有召开。

怎么回事?价格听证会就此夭折了?“模拟法庭”不再开庭了?听听枣矿集团的干部职工都怎么说。

竭尽全力降成本

“2015年11月,我们召开了第一期价格听证会,最初是一个月一次,后来是一季度一次,再后来两季度一次,最近我们一直没开,是在等着集团发起,要说具体什么时候开,我还真有点拿不准。”枣矿集团物流中心副主任李继恭笑着说。

听到这话,记者更疑惑了:听证会成效显著,现在却不开了,干部职工不仅没表现出继续开听证会的期待,更没有丝毫惋惜,难道是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或者创效都是假的,只是徒增工作量,没有实质性收益,所以大家并不愿开?

李继恭似乎猜到了记者的疑虑,接着说:“我们可不是偷懒,物流中心主要负责的就是采购业务,绝不是因为听证会主要针对我们,就不愿意开了,是听证会确实起到了作用,即使不开,我们也知道怎么做了。”

原来,枣矿集团最初决定开展价格听证,是为了搭建一个公开、公平、公正的民主评价和沟通平台,模拟法庭仲裁形式,由买方和供方分别组成质询团和应询团,针对物资采购价格问题当庭对质,由评价团现场打分判决,让使用单位充分享有对采购价格的知情权、采购过程的了解权,以及对采购结果的评价监督权。这样不仅可以应对某些供应商不诚信的行为,还能做到阳光采购,加强内部管理。

“在我看来,听证会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不仅我们知道怎么组织了,矿上的各物资供应单位也知道怎么举证了。刚开始时,每个矿提的问题五花八门,有时没找到关键点,而且大部分矿关注的都是价格问题,争论的点也都是价格问题。现在不一样了,大家由价格问题扩展到质量问题、售后服务问题。”李继恭说,“现在,无论是‘原告’还是‘被告’,都有理有据,虽然争得面红耳赤,但是都明白,最终都是为了把成本降下来。”

打通双向沟通监督渠道

“举办价格听证会的好处就在于,采购方和使用方有了更多选择,采购方通过矿上扩大了采购范围,将集团和矿区的供应商进行综合统筹,同时通过相互交流,让价格问题有了申诉之处。”枣矿集团纪委副书记马洪杰说,“打破了我买什么你必须用什么的固有模式,既降低了成本,又提升了服务。”

据了解,每次听证会结束之后,枣矿集团纪委会组织相关人员进行综合打分,对认真进行市场调研的单位进行鼓励,对没有进行市场调研、任意举证的单位通报批评。

“表面上看,我们只是口头或书面鼓励、批评,没什么约束力,其实真正的约束力在矿上,我们每个月会限制他们的采购成本,超了会罚款,控制好会奖励,同时成本考核与干部职工工资挂钩,这可是实实在在的钱,所以不用我们直接约束,矿上的参与积极性依然很高。”马洪杰说,“另外,纪委监督和矿上监督,可以促进物流中心的采购工作。”

据李继恭介绍,在2016年的一次听证会上,物流中心采购价格和矿方调研价格差距非常大,后来经调查,是由于物流中心的两名工作人员违规采购造成的。随即,两名工作人员被调离工作岗位,同时接受相应处罚。

“价格听证会对我们的业务是一种监督,更是一种提升,例如我们采购资金最大的物资,年消耗量约120万支,通过价格对比,年可节约采购资金320余万元,如果其中有人做手脚,其损失可想而知。”李继恭说。

据介绍,在价格听证会的促进下,物流中心与矿井建立了沟通渠道、反馈单制度,保证质量、服务、售后等方面出现问题能得到及时反馈,做到快速反应。

“平时我们会召开供应部门例会,不定期派出人员到矿井调研服务,把问题解决在现场,价格听证会作为线上,日常工作作为线下,实现线上线下融合。”李继恭说。

据了解,物流中心还实行“应急计划”,对一些因为生产急需、无法走招标途径的矿井开通绿色通道,为了避免矿井滥用特权,每个月对特事特办的次数做了限制。

“我们的价格听证会不是不开了,只是开的频率低了,这也说明物流中心的工作质量、管理能力提高了,矿井对采购也有了自己的心得,这是一个好现象。下一步,我们将会考虑把价格听证会推向非煤产业。”马洪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