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汰燃煤发电道阻且长

版次:m7    作者:刘玲玲来源:    2019年06月11日

淘汰燃煤发电道阻且长

没有可以提供完全清洁能源的“万能药”,技术变革是一步一步实现的,妖魔化一些能源或者神化另一些能源只能掩盖这一事实,并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近日,美国纽约州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和马萨诸塞州参议员爱德华·马基提出了“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要求2030年之前美国100%使用清洁能源,其中包括风能、太阳能和水力发电。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提出的更为温和的“绿色新政”则为纽约州制定了到2030年75%的能源来自可再生能源的目标。他认为清洁能源还包括核能,因为当前核能为该州提供了超过30%的电力。很显然,科莫的建议更现实,但“新政”的成败将取决于政府的实际行动。

美国能源情报署最近对2025年以后美国的能源结构所做的预计则与上述愿景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情况。煤炭在美国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从1997年的52.8%降至2018年的27.4%,预计2025年将降至17%。相比之下,天然气在美国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则将从2018年的34%增至2025年的39%。包括风能、太阳能和水能的可再生能源到2025年将占31%,核能则从2018年的19%降至2025年的12%。

对于美国来说,能源结构调整的主要任务就是逐步淘汰在历史上曾经发挥过重要作用但现在已经成为碳排放最大来源的煤炭。

当前,美国有10个州使用的电力超过60%来自燃煤发电。即使发展的速度很快,现在也很难看出风能、太阳能和同样不受环保主义者欢迎的水能如何在10多年后完全取代煤炭。

德国的能源转型计划与“绿色新政”一样,它是一个自上而下的政府措施。德国立法机构2010年开始推行该措施时,其目标是到2050年将温室气体排放量较2010年减少80%至95%,并将可再生能源的占比提高到60%。2011年福岛核事故之后,德国关闭了其17个核反应堆中的8个,并计划在2022年关闭剩下的9个。与此同时,在政府提供大量补贴的刺激下,德国的风能和太阳能大规模发展。然而,在此种背景之下,德国的电价成了全欧洲最高的,居民平均电力消费支出几乎是美国的3倍。更加令人不安的是,德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不仅没有如预期那样减少,反而有所增加,从目前的情况来看,2020年的减排目标估计是难以实现了。

矛盾的地方在于,由于电网中的间歇性能源越来越多,德国不得不将燃煤发电作为备用电力。最近,德国建造了新的褐煤发电厂。褐煤对环境的破坏非常严重。在2018年另一项自上而下的举措中,德国政府关闭了所有的井工矿。取而代之,德国现在从俄罗斯、美国、澳大利亚和哥伦比亚进口煤炭。这么做能“绿色”到哪里去?德国计划到2038年“没有痛苦”地关闭所有燃煤电厂。德国联邦财政部前国务秘书海纳·弗拉斯贝克(Heiner Flassbeck)严厉地将这些自上而下的举措称为“象征性政治”。

国际能源署近日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到2040年全球的煤炭使用量将略有下降,但在发展中国家情况则不然。德国的能源转型模式在发展中国家很难受到欢迎,因为很多人都不愿意支付高昂的电费。

相比之下,在美国,真正的规则改变者是页岩气,私人投资者掀起了页岩革命。生产同样的电力,燃气发电的碳排放量只有燃煤发电的一半左右。此外,燃气发电比燃煤发电更灵活,可以更快速地增加或者减少发电量,并可以在负载跟踪模式下运行。当电网中存在大量间歇性电力时,燃气发电可以说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很多公用事业公司将燃煤发电机组换成燃气发电机组也就不足为奇了。自2005年以来,美国发电厂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了20%以上。

为了解决环境问题,中国采取了更为全面的措施。自世纪之交以来,中国一直在扩建水电站,其中最有名的是长江上的三峡大坝。自2000年以来,中国的核反应堆运行数量也在大量增加,其中大部分采用的是第三代技术,比美国早期的二代产品更为安全。中国通过使用超超临界燃烧技术和循环流化床燃烧技术,燃煤发电也处于技术前沿。

没有可以提供完全清洁能源的“万能药”,技术变革是一步一步实现的,妖魔化一些能源或者神化另一些能源只能掩盖这一事实,并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美国《阿迪朗达克日报》(Adirondack daily enterprise)官网6月4日报道,刘玲玲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