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麦收时光

版次:m8    作者:胡世军来源:    2019年06月11日

难忘的麦收时光

胡世军

在布谷鸟的声声催促中,地里的小麦由青绿到淡黄,再到养眼的金黄,以最快的速度发生着蜕变。

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麦香味。我喜欢在这个季节行走,有时是上下班,有时是休息时,走向乡间小道,走向金黄的麦浪。任由思绪在心间翻滚,仿佛时间又穿越到了从前。

在我的老家贵州,小麦成熟的季节,也是乡亲们最为忙碌的季节。

父亲早早地把闲置在角落里那一把把生了锈的镰刀很郑重地“请”出来,找来磨刀石,端来半盆水,花上半天时间磨刀。在父亲一丝不苟、全神贯注的打磨中,那一把把生了锈的镰刀开始变得青光闪闪、活力十足,七八把镰刀排成一排,像是列队出征的士兵。

我害怕这青光闪闪的镰刀。对它们,我总是心怀恐惧,我的害怕和恐惧仿佛早就被镰刀看透。看吧,它们在太阳光下笑得那么开心。

父亲并没有看出我的心事,他也不会想到我会如此胆小,竟然怕下地干活。在父亲的认知里,农民的儿子从小就得学会劳动,这是一个农民最起码的生存之道。

择一个好天气,人手一把镰刀,全家一起出动收割小麦。父亲说,割小麦就得起早,这时太阳还没出来,麦杆儿很柔软,割起来省劲;等太阳出来一晒,麦秆儿就变硬了,一把磨得很锋利的镰刀割不了多久就会败下阵来。

割小麦是一件很考验人耐心的事情,要不停地弯腰,内心要安静,很专注的样子,像一种仪式。如果心里开小差的话,别人把你甩得很远不说,那锋利的镰刀也会给你挂彩。

我的左手上,就有镰刀留下一个印记,至今未能消退。每当看到它,我就会心生敬畏。这是对劳动的敬畏,也是对农作物的一种敬畏。

小麦割完后,要一捆一捆地收集起来背回家。这个过程一定要快,要不然,遇到下雨可就麻烦了。所以,每年到了收割小麦的季节,我们会把小麦都背回家才收工。

小麦背回家,事情还远没结束。背回家的小麦还要经过捶打、碾轧,才能把小麦从麦杆儿上分离出来。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住公路边的还好,可以铺在公路上借助来往汽车碾轧,省不少力。像我们村庄里没有公路通过,只能人工用棍子捶打,很费劲儿。不过,一想到打出来的小麦马上就会变成面条或者包子、馒头,内心就会充满无穷的力量。

又到一年麦收时,今天的故乡早已告别了刀割、人背的时代,机械化收割早已普及,曾经的刀割、人背也变成了回忆。

我怀念那些美好的麦收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