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罚职工千百次 心系安全无报复

版次:m4    作者:程军,程涛来源:    2019年07月11日

遍罚职工千百次 心系安全无报复

——记重庆能源集团韦家沟煤矿原安监员凯祥荣

程军 程涛

我对违章作业进行严格处罚,确实得罪了很多人,也有人扬言要报复我,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没有遭到报复。现在,当年那些被我处罚过的职工跟我关系都很好,亲如一家。

近日,笔者来到重庆能源集团韦家沟煤矿采访时,听到一些职工谈起该矿安全科原安监员凯祥荣的故事,颇具“传奇色彩”。

被人称为“凯特警”

“凯祥荣于1999年从永川煤矿调到韦家沟煤矿安全科,负责安监执法和安全内业文书。在完成日常安全执法检查的同时,他还负责给违章性质较严重的职工开具‘违章处罚通知单’。”谈起凯祥荣,该矿退休职工,安全执法队原队长廖代华告诉笔者。

当时,该矿开罚单的工作自由度很大。有时,安全执法队开单人根据被罚职工的违章性质、程度和可能产生的后果进行判断,从而实施多罚、少罚甚至不罚等处罚措施。凯祥荣担任此工作后,只要该矿安全执法队员将《违章人员登记表》送到他手里,这些违章人员的处罚几乎就没跑。对性质较严重的违章,凯祥荣一律执行上限处罚;对一般性违章,必须让违章者“过七关”,接受安全帮教后才能免予处罚。

“那个时候,图省时、省事违反《煤矿安全规程》《作业规程》《操作规程》,抱着侥幸心理工作的职工不在少数,因此,安全事故时有发生。”该矿退休职工,安全科原科长周勇说。

周勇介绍,面对井下存在的违章行为,凯祥荣冒着“得罪”众多人的风险,毫不手软。2000年,被凯祥荣处罚的职工达637人次,几乎把全矿采掘职工罚了个遍。

由此,职工们给凯祥荣取了一个绰号,叫煤矿的“凯特警”。

得罪人也要罚

“一年中处罚这么多人,没得罪人是不可能的,甚至有人扬言要报复他。”该矿工会原副主席唐忠泽告诉笔者,“当时,接到许多职工反映,说安全科的凯祥荣违反了《企业职工奖惩条例》,搞以罚代教,利用手中权力打击报复、乱开罚单。后来,经过我们调查,在他处罚的职工中,既有他的老乡、同学、亲戚、朋友,也有他以前的上级领导,甚至连他在运输队上班的父亲都不放过。他处罚的标准也没有超出《韦家沟煤矿职工安全违章处罚办法》的规定。工会了解情况后更加支持他了。”

2000年,韦家沟煤矿有一个外包工程队,由于该队职工大多数是临时拼凑的农民工,他们没有接受过专业的、系统的安全教育和技术培训,有些人在工作中随意违章作业,被该矿安全执法队发现后,交给凯祥荣,他就会坚持“不放过一人”的原则,对他们进行处罚。

该队队长多次找人说情、送礼、请吃饭,希望凯祥荣能网开一面,但都被凯祥荣拒绝了。后来,这个队长又到该矿矿长那里去“告状”,说凯祥荣把他队的人都罚走了,因而无法完成矿下达的工程施工量。

了解实际情况后,矿长并没有责怪凯祥荣,而是要求这个队长抓好自己工程队职工安全教育培训工作,严格安全管理。矿长告诉这个队长说:“凯祥荣这样做,其实是在帮你搞好安全管理,并不是与你过不去。如果确实因为安全处罚导致人员减少,我们矿可以为你们队调整工程量。”该队队长仔细想了想后,就不再“告状”了。

据周勇介绍,得到工会和矿长支持的凯祥荣就像得到“尚方宝剑”一样,更加坚持原则,铁面无私、秉公执法。渐渐地,该矿的严重违章行为和违章人数逐年减少。2001年,这个外包工程队的安全事故起数减少了60%;2002年,这个队杜绝了安全事故,尝到了严格安全管理的甜头。

为“冤假”申辩

笔者了解到,凯祥荣在安全执法时从不放过一个违章人员,也不冤枉一个不该受到处罚的职工。2003年7月,该矿地面煤仓发生了一起皮带机着火事故。当时事故调查组在划分事故责任时,认定当班皮带机司机刘某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刘某直喊冤。

凯祥荣经过详细调查,了解到机电队当班值班队长在排班时明明知道刘某属于新转岗人员,没有经过专业技术培训,也没有取得皮带司机操作资格证,就安排刘某上岗作业。凯祥荣认为,当班值班队长属于违章指挥,应承担此次事故主要责任,而刘某明知自己没有资格操作皮带机却没有拒绝值班队长违章指挥,应承担此次事故次要责任。凯祥荣将自己的意见向矿相关领导汇报后,得到认可,推翻了事故调查组的调查结论,刘某受到了相应处罚。

笔者怀着好奇,来到凯祥荣家里,见到了他。凯祥荣谈起当年,仍十分感慨。

“我现在仍认为,我当时的严格处罚完全是为了爱护他们、保护他们,如果我发现他们严重违章而网开一面,他们就不会汲取教训,就会导致更多的违章行为出现,甚至会因违章作业而丢掉生命。所以,不处罚,长此以往就会害了他们。” 凯祥荣说,“当时,我对违章作业进行严格处罚,确实得罪了很多人,也有人扬言要报复我,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没有遭到报复。现在,当年那些被我处罚过的职工跟我关系都很好,亲如一家。我知道,他们早已经明白了我当年为什么要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