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渡不渡

版次:m8    作者:易纬来源:    2019年07月11日

南渡不渡

易纬

这就是乌衣巷?这就是乌衣巷。

当我第一次来到南京,走进乌衣巷时,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两句话。在此之前,我关于南京所有的念想都在这里,念那高冠峨带,想那林下之风。却忘了历史的车轮早已碾过无数岁月,巷子里已矗起高楼,停满了汽车,就连慕名而来的我们,也是骑着小黄车,在车流中穿梭。哒哒的木屐声只响彻在书中,时间中,历史中。唯有天边的一抹晚霞,穿越时空,依旧灿烂。

连燕子也很少了,可那些不知是谁的涂鸦却留了下来。在王导、谢安纪念馆里,那些涂鸦和《女史箴图》和《兰亭序》放在一起,供人观赏,在一众名画名篇中间,显得格外可爱。那些涂鸦的线条极为简单,类似简笔画,左一个半圆,右一个半圆,中间加根竖线,便是一把团扇,黑色的粗线条曲折一下,便是发髻,十分有趣。让人觉得,可能是小朋友画了放在橱窗里的。且不论真假,单说内容,岂不正是功夫的最高境界——返璞归真?历史走向可能由少数人左右,历史的真实却在普通人的一生中。正如乌衣渐白,风流不再,王公谢公成纪念,无数小王、小谢却在这里拥挤着,流动着,不一会儿,他们就流到了秦淮河,却发现那里早已人山人海,连脚都插不进去啦。

这是我与南京的第一个照面,正可谓:乌衣渐白秦淮远,留得晚霞一抹暖。

来了南京,不能不去博物院。翌日,我和友人准备从住处骑行前往。谁知不小心选了有问题的小黄车,一路哼哧哼哧骑到南京博物院,兴致已坏了大半。不想好运来临,遇到一个声音十分好听的志愿者,心灵的满足弥补了身体的乏累。随着志愿者转了一大圈,仿佛懂了,江南的秀雅似乎在良渚时期便开始酝酿,经由岁月的浸润,愈加妩媚。没有了乌衣巷,所幸还有这三大院之一,不虚此行。博物院的民国馆没去,一是时间不允许,二是总统府已打卡,若说民国风情,何处比得上总统府呢?

我对南京的感觉十分复杂。因向来对元以后无感,最喜两汉魏晋,来之前本是抱着极大期望的。本以为建康城里多少会有一丝遗风,却忘了它现在叫南京了,建康成了路名。

在南京的路上骑车是很舒服的一件事,到处绿荫遮蔽,葱葱茏茏,钟山尤甚。中山陵、明孝陵、美龄宫、音乐台都很美,孝陵神道为最。神道两旁立着许多石像,不论神兽还是文臣武将,都两两相对,沉寂的守陵年岁,如此也不算太寂寞。

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首的鸡鸣寺,也是来南京必打卡之地,就在玄武湖边上,风景秀丽。寺中一间陈列琉璃制品的屋子里,供奉着一尊卧佛,正对着窗子,窗外是郁郁葱葱的林木,一阵风吹过,树叶欢快地舞了起来。难怪萧练儿同学要三舍其地了,每日待在这里,听梵音,赏美景,行心路,不比苦哈哈打天下却被一窝端了好?

这是我和南京的第二个照面,正可谓:孝陵枝蔓神道悠,鸡鸣香袅岁月流。

逛美龄宫时有些累,我和友人坐在高大的梧桐树下休憩,旁边有个小男孩,不停惊叹地上的虫子,还问我要了喝水的瓶子预备装它,童言稚语颇为可怜可爱。想来在孩子的世界里,意义非凡的建筑,不如一只悠然爬行的虫子来得有趣。

世界原本如此可爱,我们总能从中发现美好,只要放慢脚步,睁开眼,打开心,多走多看多触摸,少怒少愁少荒芜。君不见,南渡衣冠渡城不渡己,终成朵朵浪花翻滚在长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