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盛夏

版次:m8    作者:王斌,亚楠来源:    2019年07月11日

那年盛夏

王斌 亚楠

“出门五分钟,流汗两小时”用来形容夏天的炎热,我想一点儿都不夸张。比起春天的春光明媚,秋天的秋高气爽,冬天的天寒地冻,我还是喜欢夏天的烈日炎炎。

儿时,对于夏天的记忆,仿佛就是暑假。暑假的到来也意味着夏天的来临。在生活拮据的上世纪90年代的农村,两个月的假期,没有补课,没有任何学业上的负担,顶多就是暑假作业,学习好的学生会把暑假作业早早写完,学习差一点儿的则会在临近开学那几天借本暑假作业来抄。不过,9月开学后会升一年级,暑假作业很少有人检查,所以大部分人都抱着应付的态度,家长也不会敦促你必须全部做完、做对。

两个月的暑假总是玩得很痛快,虽说是放假,但是同班同学都是一个村里的,所以即便是放假,同学们依然可以聚到一起,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玩得不亦乐乎。

夏天在着装上以宽松、凉快为主。尤其是男孩子,一个背心、一条短裤、一双凉鞋,就是那个年代大多数孩子的夏日着装。早上,当阳光透过窗户晒到床上的时候,感觉已经不早了,其实才七点多,太阳一晒,睡意全无,索性起床,简单吃点儿,一天的活动便开始了。

那时的夏天,解暑的东西总是那么有限,也那么廉价。我们整个夏天能吃到最多的是五毛钱一根的雪糕。有一种叫“冻水水”的饮品颇受孩子们的欢迎,一来因为价格便宜,每根就一毛钱;二来也比较解渴,咬一口含在嘴里,那叫一个过瘾。这种名叫“冻水水”的冷饮就类似现在的冰棒,不过没有现在的冰棒包装得那么好。大人们怕我们吃坏肚子,就说“冻水水”是河水做的,曾经谁谁谁吃出小蝌蚪来,可我们“置若罔闻”。

多年以后,记忆当中有件事,每每想起总是那么回味无穷。夏天,我唆使我的妹妹采用赊账的方式去小卖铺赊“冻水水”来解馋,然后再由母亲过段时间去小卖铺结一次账。本来赊东西并不是件多么丢人的事情,但是那时的我总是拉不下脸,总让妹妹去。母亲倒也没有责怪我们这种先斩后奏的行为,直到现在,我还经常会和母亲、妹妹谈起童年的这件趣事。那时,妹妹还是一个五六岁胖乎乎的小孩子,转眼成为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去年参加了工作,成为一名光荣的铁路人。

那时的夏天,父母顶着烈日扛着锄头在地里锄草,在家门口开辟出了一块菜地,种上黄瓜、西红柿……

那时的夏天,还会有卖面皮的时不时来村里叫卖,当然夏天一定少不了卖西瓜的。来了卖西瓜的,每家总要买个百十来斤来度夏,有的人家还拿粮食来换。西瓜不大,倒挺甜的,拿刀一切两半,取一半拿个勺子坐在树荫下独自享受,俨然是一幅田园生活图。

两个月的假期看似很长,其实转眼就过去了。带着对假期的无比怀念和对新学期的美好憧憬,我又投入到紧张的学习当中,与此同时,父母也开始准备秋收了。

这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到了夏天,我坐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却觉得没有当年在大树底下乘凉来得凉快。虽说买的是时令水果,可再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

夏天,以火热的激情让人们那么期盼。那时的夏天,有很多故事,故事里充满了乐趣,直到多年以后成为了值得珍藏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