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矿:换羽新生需“内外兼修”

版次:m3    作者:车瓦来源:    2019年08月13日

百年老矿:换羽新生需“内外兼修”

车瓦

国有煤矿安全有效的退出机制待研究出台,通过兼并整合以企业集团层面的转型发展带动所属老矿释放活力,百年老矿自身突破传统思维与机制障碍尝试新发展路径,最终要让每一位坚守最后一班岗的煤矿工人,享受到改革发展红利

今年4月,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纪录频道委制、阳泉市广播电视台郭东升纪录片工作室承制的上下集纪录片《三矿》拍摄完成,日前已列入央视播出计划。这部历经两年时间拍摄完成的纪录片,讲述了拥有111年历史、曾经生产大量煤炭的阳煤集团三矿进入关井倒计时后的故事。

如今,随着煤炭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煤炭去产能工作的顺利开展,压缩东部、限制中部和东北、优化西部的全国煤炭开发总体布局的基本明确,一些历经百年沧桑的老矿正在逐步失去先进产能优势。

百年老矿怎样站好最后一班岗、如何实现转型、矿工怎样安置、未来何去何从?这不仅是一座百年老矿自身需要思考的问题,更是整个煤炭行业需要关注的问题。

一关了之不是解决途径。历史悠久的国有大矿,往往承担着更多职能,背负着沉重的包袱。关闭一个煤矿看似轻而易举,但因煤矿而兴起的这个镇、这座城,却承载着几代矿工的梦想与生息。煤矿逝如烟云,矿工的生存、就业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却接踵而至。

而企业转型对一座有上百年发展历史的煤矿而言,也非易事。

一方面,百年老矿不可避免地面对着包袱大、担子重、资源枯竭、人员与设备老化、生产效率低下等问题。距今已有121年煤炭开采历史的安源煤矿,如今职工平均年龄48岁,考虑到未来发展前景,该矿已有10余年未进行招聘。

另一方面,历史上一以贯之的生产习惯与管理方式,稳定地延续至今,百年老矿面对新鲜事物、新的技术与管理手段,需要有更大的变革勇气。今年9月,安源煤矿即将开始安装第一个机械化工作面,这也是该矿百年来的第一个机械化工作面。与之相对应的,是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一个数据:截至2018年7月,我国煤矿采煤机械化率已达78.5%。

此外,涉足新的领域,需有新的人才补充。百年老矿转型发展,不可避免地面临人才结构性短缺的问题——亟待分流的人员缺乏承担新岗位工作的能力,新创造的岗位上缺乏新型人才。为争取更多市场空间,作为百年老矿的开滦集团将“走出去”步伐踏出省外、踏向世界,但随着国内外业务的顺利开展,急需更多的高技能员工和管理人员,而一些辅助人员、“老弱病残”人员,仍只能留在本埠。

面临重重困难,百年老矿也正在积极突破瓶颈。其中,转型发展旅游业、综合利用现有矿区历史文化资源,是目前大多数百年老矿选择的转型方向。

在开滦集团,由百年矿区改造而成的开滦国家矿山公园,正释放出青春活力。曾经在井下吃了一辈子苦的矿工,如今成为“井下探秘游”的管理工作者,提醒来往游客注意安全。2018年入选首批“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的安源煤矿,如何把“红色基因”转化为经济效益并产生新的工作岗位,让煤矿工人不挖煤也能更体面地生活,成为大家正在努力的方向。在抚顺西露天矿,矿坑历经百年开采,已形成世界罕见的人文景观。抚顺西露天矿第三纪时代地质风貌,加之百年人工开采遗痕,具有历史价值和开发利用潜力。矿坑如何综合利用,成为抚顺矿业集团、抚顺市共同思考的问题。

但必须认清的是,转型旅游业势必面临着前期投入大、收益存在迟滞性等现实问题。此外,与为数不多的通过转型发展重现青春的百年老矿相比,如今大多数百年老矿面临的实际问题是:如何顺利、稳定地过渡,直至最终关闭退出。

为此,国有煤矿安全有效的退出机制待研究出台,支持资源枯竭、灾害严重、开采难度大、成本高、经济效益差且扭亏无望的国有煤矿有序退出;通过兼并整合,以企业集团层面的转型发展带动所属老矿或释放活力,或平稳过渡;百年老矿自身突破传统思维与机制障碍,勇于尝试变革发展路径。而最终目的,是要让每一位坚守最后一班岗、为祖国现代化建设贡献光和热的可爱的煤矿工人,享受到国家发展、社会进步、煤炭行业不断向前的改革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