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成检修革新能手

版次:m5    作者:李斌斌来源:    2019年08月13日

杨志平对矿车轮对进行紧固

炼成检修革新能手

李斌斌

杨志平:1971年出生,阳煤集团五矿运输工区综合队矿车修理组组长。

从学习电焊技术到从事检修工作,从杨志平身上很容易看出勤劳、务实、执著的精神。

“咣、咣、咣”,这是大锤敲击整修人车车门时发出的声响;“叮、叮、叮”,这是大锤敲击拆卸矿车轮对时发出的声响;“呲、呲、呲”,这是电焊枪焊接金属构件时发出的声响……

每天早上8点,这样的“交响乐”总会在山西阳煤集团五矿运输工区综合队矿车修理组准时奏响,杨志平与他的工友们忙得热火朝天。

今年48岁的杨志平是五矿运输工区综合队矿车修理组组长。他中等个子,说起话来语速很快,头发发黄、泛白,脸上满是岁月的痕迹。

杨志平组的任务是巡检井下在用矿车完好情况,做好各种矿车的日常检修和维护保养。因此,他常常浑身油污,工作服早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与氧电焊结缘

1971年4月5日,杨志平出生于山西省忻州市西张乡东曲村。13岁那年,随着父亲来到五矿二处所在的阳泉市矿区。

刚来时,一家六口人挤在一间集体宿舍里。后来,随着五矿的建设发展,周边兴建了不少社区,他家在苏村社区分到一套70多平方米的楼房,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

天有不测风云。杨志平的父亲在井下工作中发生了工伤事故。伤好后,就调到了五矿维运队照看水泵房,收入少了。于是,刚刚结束中考的杨志平毅然放弃读高中的机会,把填报的志愿改成阳煤技校。他说:“上技校学3年就能参加工作,这样能早点为家里减轻负担。”

1991年,20岁的杨志平从阳煤技校毕业,被分配到阳煤五矿通风工区厂房,负责瓦斯管的焊接。自此,他与氧电焊结缘。

刚工作时,他只能给老师傅打下手,领领材料、抬抬瓦斯管。只有一天的焊接任务完成后,他才能用一些废管、边角料铁皮“练练手”。刚开始他焊出来的东西只是“连在了一起”,有时还会被电焊弧光灼伤眼睛。“到了晚上,双眼会钻心地疼。好几次,我都想放弃,可没过两天,眼睛好了,我就忘了疼。”回想当时的情景,杨志平轻描淡写地说。

就在“伤了好、好了伤”的反复中,杨志平的氧电焊技术有了很大提高,开始尝试着上手进行热切割、焊接瓦斯管。刚开始切割管路时,杨志平需要先用粉笔在瓦斯管上画出切割线,再沿着线圈用氧焊枪进行切割。后来,他只需在切割的位置定个点,就能用氧焊枪切割出平整的一圈。如今,他的氧电焊技术更加纯熟,不仅做到了没有砂眼,而且焊好的成品硬度、强度都能达标,焊接点平整、美观。

检修质量杠杠的

1995年,杨志平调到了运输工区综合队架线组,成了一名井下电钳工,负责井下大巷电机车架线、照明灯及开关的日常维护。大巷的照明灯固定在离地面3米多高的位置,维护时要在来车方向悬挂红灯、安排专人警戒,登高作业还需要一人扶梯子,另一个人登高作业。杨志平说:“刚开始往上爬时,吓得我两腿哆嗦。可是,不爬上去工作就完成不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上爬。”

以前大巷运输使用的是架线电机车,机车上方的自动受电弓与架空线接触导电,从而驱动机车运行。在实际运行中,自动受电弓与架空线摩擦会使架空线磨损,出现接触不良的现象。如果出现电弧,还会使架空线烧断。出现这种情况,电钳工负责对架空线路进行维修。在更换架空线时,电钳工要穿戴绝缘防护用品,使用专用工具,踩在木头凳上完成作业。这项工作说起来容易,操作起来却很难。

“杨志平组的工人都挺能吃苦的,这么多年,他们检修质量一直是杠杠的。”运输工区综合队党支部书记闫爱军说。

用创新解决实际问题

2000年时,由于一些从事氧电焊作业的老师傅陆续退休,综合队领导考虑到杨志平精通氧电焊作业,就把他调到了修配组,干起了他的老本行。每天早上,杨志平都要对需要检修的车辆进行细致检查,了解车辆损坏的位置,匹配好需要更换的零部件。

矿车在井下运行,开开停停免不了前后碰撞,发挥减震作用的是碰头和弹簧。在维修矿车时,拆装车辆碰头是一项很危险的工作。以前,检修工人要用撬棍穿过矿车上的两连环,一头压住碰头,另一头双人同时发力,这样才能拔出固定碰头的插销,然后取下碰头,取出损坏的弹簧。使用撬棍更换碰头及弹簧,对矿工的体力是一种考验,用力过猛,还会发生撬棍被别断的情况,威胁工人的人身安全。

杨志平琢磨着动手做一个既能减轻劳动强度,又能保证安全拆装的工具。他与技术人员共同想办法搞创造。考虑到钢板的强度和受力的大小,他们决定采用16毫米厚的钢板,做一个固定丝杠与人车的支架,通过旋转丝杠顶动钢板挤压碰头使弹簧压缩,完成拆卸碰头的整个过程。后来,他又对支架进行了改造,将丝杠换成液压千斤顶,使他的改造更实用。

心有所执,方能成器。凭借这个小发明,杨志平在2018年集团举办的矿车修理工技术比武中获得了第一名,同时荣获五矿革新能手称号。

采访中,杨志平说:“工作中要是费时、费力,就会存在安全隐患。”现在,更换矿车轮对时,还是用大锤一锤一锤地砸,他准备再发明一个方便拆卸轮对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