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这四位“四同兄弟”

版次:m5    作者:林矩鸿,陈思忠来源:    2019年08月13日

从左到右依次为刘志辉、孔祥东、沈芳林、郑利益

瞧这四位“四同兄弟”

林矩鸿 陈思忠

福能集团福建煤电公司铜锣坪矿职工刘志辉、孔祥东、沈芳林、郑利益,他们的父辈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响应国家号召从部队转业参加煤矿生产建设的,他们都在矿山出生、长大,又都参过军,退伍后一直在铜锣坪矿工作。因为成长经历相似,他们被称为“四同兄弟”。

他们在矿山不同的岗位上已经干了多年,无论工作多么艰辛,他们不忘初心,始终保持着军人的优良传统。

刘志辉、孔祥东、沈芳林、郑利益

福能集团福建煤电公司铜锣坪矿职工,他们都是“70后”“兵二代”,也是“矿二代”。

退伍多年,他们虽没做出什么丰功伟绩,但在工作中恪尽职守,兢兢业业,始终保持军人特有的“精气神”。

刘志辉:用心维护矿区安全

1976年出生,1996年入伍,2000年退伍。现在铜锣坪矿保卫部工作。

2000年5月,刘志辉退伍后入职铜锣坪矿,被安排在运输队矸石山干起打点把钩工作。干起活来,他似乎有股使不完的劲。2年后,他被大家推荐为矸石山大班长。此后,他和全班10多名弟兄就扎根在矸石山上,每班按时提升300多车矸石,保证了车皮周转。

2005年,矿里调他到保卫部工作,负责矿区治安巡逻。铜锣坪矿南邻集镇、北连村落,四周小煤窑较多,弯曲的公路从矿区中间穿过,把矿井与生活区一分为二。生意人、外来工在矿区往来频繁,安全保卫工作繁重。

“用心维护矿区的安定稳定是我的职责,哪怕有危险。”这句话刘志辉常常挂在口上。

2015年5月10日晚10点左右,已经是保卫股股长的刘志辉在值班巡逻时,发现2名陌生人形迹可疑。根据自己的经验,他跟踪二人,并在他们偷车时将其当场抓获。经龙潭镇派出所民警查证,2名嫌犯长期在龙岩境内流窜,均有较长的吸毒史。因为工作认真负责,刘志辉先后被公司和矿评为精神文明标兵、工会积极分子。

孔祥东:机修的“行家里手”

1972年出生,1989年参军,1992年退伍。现为铜锣坪矿机修队副队长。

孔祥东头脑灵活,在煤矿运输队干活,不论是机车还是绞车,他都能很快上手。到煤矿后,他很快就从门外汉成长为运输线上的“排头兵”。

1994年3月,因矿山机修岗位工作需要,他被调到机修班。在部队他干的就是军械检修,回归“老本行”,对电焊、气割以及井下地面设备安装检修工作,他都触类旁通,很快成为“行家里手”。

半年后,他就被任命为机修班班长。2012年5月,他被矿上任命为机修队副队长。

沈芳林:任劳任怨不怕苦

1973年出生,1992年参军,1995年退伍。现为铜锣坪矿排矸场班长。

“在这方圆数里人烟稀少的矸石山上班,朝看晨曦,暮观夕阳。我时常想起在部队时和战友们值班执勤的时光。”“八一”前夕,沈芳林军人情怀涌起,颇有感触地对笔者说。

1995年,沈芳林来到铜锣坪矿,成为一名打点把钩工。2005年,他被队里安排到+595水平排矸场当绞车工,之后先后担任电瓶车司机信号班班长、绞车班班长。2010年后,他一直担任排矸场班长。

无论从事什么工作,他都任劳任怨。“排矸场工作条件艰苦,矿上的人都知道,春天雨水多要挺着,夏秋酷暑天要顶着,冬天寒风刺骨也要撑着。排矸场活不好干,但我当过兵,不怕吃苦。干工作就不能挑肥拣瘦。”沈芳林说。

郑利益:岗位“万金油”

1976年出生,1993年参军,1996年退伍。现为铜锣坪矿电工。

在矿山,郑利益先后干过井下电机车司机、电瓶车司机、打点把钩工、排矸场绞车工等,被大家称为“万金油”。

2010年5月,矿里机电队有2名老电工退休,电工岗位人员紧缺,一时又招不到合适的人。

“让我来试试吧!”郑利益得知后,毛遂自荐。

到机电队上班后,白天,他虚心跟师傅学习矿山电气设备维修技术,晚上,他自学《电工知识》《井下电工》等书籍。很快,他就掌握了电工知识,顺利通过公司电工技能考核,成为一名合格的电工。

今年6月24日,因受到持续暴雨天气影响,翠屏山矿井下突发大水,情况紧急。铜锣坪矿机电部门接到救援任务后,郑利益等5位井下电工被派往支援,负责安装水泵抽水。抢险工作一直持续到7月2日。像这样的抢险工作,郑利益自己也记不清参加多少次了。

刘志辉、孔祥东、沈芳林、郑利益虽然在不同岗位,但他们 “四同兄弟”志趣相投,经常聚在一起聊聊生活,交流一下工作情况。退伍多年,他们虽没做出什么丰功伟绩,但是在平凡的工作中恪尽职守,兢兢业业,始终保持着军人特有的“精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