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矿的秋天

版次:m8    作者:庚申来源:    2019年08月13日

煤矿的秋天

庚申

煤矿进入秋天是从储煤场开始的。

煤矿的储煤场冷冷清清、空空荡荡,不免有些寂寥。秋风羞答答地撩拨储煤场边的白杨树,煤像新来的士兵一样渐渐挤满了整个储煤场。你也许不相信,秋天的煤矿竟能在眨眼间布出这么大的阵势,那些黑色的煤以连绵不绝、铺天盖地的大山的形象扑面而来。这些“山”盖过了煤矿高耸的井架和洗煤厂顶端的控制室,甚至高过了控制室屋顶的猎猎彩旗,还在继续往上“长”着,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那些被挤压在“山”脚处的煤像大力士一样,稳稳托举起肩上的弟兄们,尽力维持整个团队规整的队列和大山的形象,一边又挺起胸脯,撑开臂膀。它们极力想挣脱储煤场围栏和抑尘网的束缚,以便扩大自己的地盘,摆开更大的战斗阵势。在煤矿秋天湛蓝的晴空映衬下,它们黑色的外衣裹带着地层深处潮湿神秘的气息。它们对寒冷即将降临了如指掌,明白冬季的顽固和漫长,它们要以整个秋天的操练和储备为盾,严阵以待,严防死守。这是秋天发出的信号,也是煤矿的不二使命。

秋雨是在不经意间洒下来的,起初并不急,飘飘洒洒,不知不觉大团大团的水雾覆盖了整个矿区。透过湿漉漉的玻璃窗往外看,就有了云山雾海,有了水墨丹青的好景致。“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朦朦胧胧的煤矿很快便有了诗的意境。

这个时节,煤矿的傍晚比夏日来得早。华灯初上,霓虹辉映,把夜雨中的煤矿打扮成轻纱薄翼、顾盼生辉的美艳姑娘,惊得一贯喧闹嘈杂的机器、车辆低了头,掩了嘴,压低了粗犷的唱腔,竭力去迎合只有秋雨时节才有的短暂静谧。

那些高大的工业建筑,譬如井架、厂房、供电铁塔,都在水雾笼罩中若隐若现,渐渐安心睡去。煤矿因这飘洒的雨,竟一下子平和了,柔美了。

接下来几天的雨却像开始闹情绪的孩子,一下就翻了脸,由着性子肆意撒泼。这暴脾气是挟带了大风一起来的,它们把一盆一盆的冷雨不计后果、不分场合、稀里哗啦地洒下,任凭矿区那些五彩斑斓的花草,不停地在风中拼命挣扎,来回摇摆。煤矿工业广场上矗立的那些高大建筑,则被这阵密集的雨水一浇,从睡梦中清醒了。那些红色的、蓝色的、黑色的屋顶,就像大睡一场后刚刚睁开的眼睛,愈发明亮。

整个矿区因为这场大雨的光临变得精神抖擞、英气勃发。矿工在这个季节照例是最忙的,也是最开心的。

年轻人欢快飞扬的个性自不必说,可以打球、恋爱、旅游,可以放飞无数个奇妙的梦想,“万类霜天竞自由”,都等待着在这个季节去放逐和追赶。孩子是家庭的希望,也是煤矿的希望。中年人最操心的是孩子的学习和成长。秋天,是孩子新学期的开始,新学期是新起点,是新希望,孩子的学习也得有新的计划。至于有孩子考上了大学的那几家,庆贺的喜酒当然要喝,请了老师、家中的长辈以及看着孩子长大的工友和邻居。大家都来了,恭贺孩子升学,展望孩子发展,感叹时光匆匆,再谈一点工作,说一点生活……说着说着大家就都醉了。

年纪稍大的人,在这个季节的嗅觉格外灵敏,即使是从井下宽阔明亮的回风大巷走过,也能马上闻到主扇捎来的田野里庄稼成熟的气息。每当工作结束,家在农村的矿工们坐在升井的车上静下心来,不由得想起了故乡。他们想起了自家土地上迎风摇曳的金黄色的庄稼,想起了村头升起的缕缕炊烟,想起了年迈的父母……尽管与他们每晚都会通话视频,也知道他们身体硬朗,生活如常,但在这个收获的季节,还是想抽空回去看看,小住几天。但升井下车的时候,又想起了明天的工作任务,记起了下一班要注意的问题,以及还没有备好的材料、工具,就把对故乡的思念又压在了心头。

秋天的煤矿,肩上扛着责任,虽满脸疲惫,一身沉重,却把一大团一大团的温暖双手奉上,默默无语;秋天的煤矿,在美好的梦想和严峻的现实之间挣扎着,但依然保持着自己作为一座煤矿的底色,上演着平常生活的繁琐以及时光静好、岁月如歌;秋天的煤矿,在季节变幻和波澜中,顶着逐渐凛冽的风,大步向我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