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洪季 坚持原则不退让

版次:m5    作者:本报来源:    2019年11月07日

潘洪季

坚持原则不退让

2019年初,北京煤矿安监局监察二室主任、高级工程师潘洪季干了一件让和他有多年交情的老朋友很不痛快的事,气得对方差点要和他翻脸。在身边人的眼里,潘洪季是一个温和的人,说话总是慢条斯理。潘洪季到底做了什么事让老朋友对他那么生气呢?近日,笔者采访了潘洪季这个有着28年党龄、17年煤矿安全监察战线工作经验的老同志。

原来,2019年初,潘洪季对2018年工伤事故材料进行整理研究。在此过程中,一起工人的轻伤事故原因引起了他的警觉。这名工人在巷道行走时受到煤炮引起的风帘木板撞击,造成鼻骨轻微骨折。“这种撞击能达到让风帘木板飞起的程度,说明这个冲击波具有较大能量,普通的煤炮不可能达到这个程度。”潘洪季说。

联想到2016年大安山煤矿发生的“4·19”冲击地压涉险事故和2018年国家煤矿安监局检查北京市大台煤矿时提出的“开展冲击地压倾向性鉴定”问题,他强烈地意识到这起轻微伤事故背后可能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为此,潘洪季找到有关人员耐心细致地与其交流,终于查清这起事故属于冲击地压涉险事故。潘洪季撰写了详细的调查情况报告,并在春节放假前一天参与约谈了为该煤矿开展冲击地压危险性评价的中介机构和京能集团相关负责人,决定把大台煤矿2019年生产任务由原来的80万吨下调到36.1万吨,作业计划截止日期由原来的2020年一季度调整到2019年三季度。

大台煤矿是北京市煤炭行业目前保留的唯一的生产矿井,它的停产意味着北京市煤炭生产提前退出历史舞台。

潘洪季在进入煤矿安全监察领域前,一直在大台煤矿工作,煤矿的相关负责人很多都是他的老同事、老朋友。

对于他的做法,老朋友难以接受。但提起这件事,潘洪季说:“我对煤矿有着深厚的感情。但是,冲击地压风险不是小事,一旦发生事故可能造成重大的人员伤亡。在北京发生这样的事故,将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因此我必须坚持原则。”

2017年,在对福建省某市一个煤矿开展异地安全监察执法检查时,潘洪季在查阅资料时发现该矿有涂改图纸、临时封闭巷道逃避检查的嫌疑。在此之前,潘洪季已经下过一次井。发现这一问题后,他又带领人员第二次下井。通过现场核查,找煤矿相关人员问询,加上福建煤矿安监局的配合,最终确认该矿假图纸、假密闭违法违规生产行为。该矿马上就被要求停产整改。

2019年3月,在开展“一通三防”专项监察过程中,潘洪季发现大台煤矿主通风机性能检验检测报告存在疑点。其检验检测报告中对检测方法的描述存在问题,如果按照报告中描述的方法可能会出现风流短路,造成通风系统失效。潘洪季为了解开“疑团”,反复查阅报告显示时间的风机开停记录等资料,还专门带领专业技术人员到主通风机房查看主通风机系统。最终,潘洪季通过进一步调查确定,两家机构存在检测人员不到现场、出具虚假检测报告的违法行为。

潘洪季不仅在工作中能吃苦、顶得住压力,还与时俱进,不断创新监察方式方法,适应不断变化的安全监管要求。

近年来,他通过深入煤矿反复调研论证,收集查阅大量的文献资料,先后完成了《北京市煤矿职业健康情况调研报告》《煤矿职工违章原因分析调研报告》和《长沟峪煤矿防治水调研报告》的编撰工作,主持完成了奥运期间、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庆祝活动期间、建党90周年庆祝活动期间的北京市矿山安全风险评估工作,提交了《矿山风险评估和对策报告》,主持完成了《北京市矿山事故应急预案》的编制修订工作,起草印发了《关于做好煤矿轻重伤和较大涉险事故调查处理和督导工作的通知》等。

针对京西煤矿采掘工作面多、生产段队多、基层安全管理弱的特点,潘洪季经过反复研究论证,制定了《“两评一查”段队评估办法》,通过评估对生产段队进行分类监管监察,收到了较好效果。

潘洪季的同事说,在担任室主任的这些年里,他总是把各种荣誉让给其他同志,而自己一次次充当荣誉上的“后进分子”。

潘洪季说:“我从一开始从事煤监工作时就想,如果我们煤监人都能认真履职、踏实做事,一定会大大减少事故。少出一起事故、少死一个人,就可以多一个幸福家庭,我们的社会也就会更加和谐美好。我不是要证明自己做得有多好,每当想到那些遇难者,我就会扪心自问:尽到责任了吗?坚持原则了吗?”

(国家煤矿安监局办公室供稿,张盼制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