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路

版次:m8    作者:张春梅来源:    2019年11月30日

回家路

张春梅

2005年,我在枣矿集团田陈煤矿安顿了下来。从一个向家里要钱的人到自己挣钱养活自己,这个转变让我第一次有了存在感。

身份的转换和繁忙的工作让自己充实而又愉悦。然而,工作的新鲜劲儿过后,思乡之情强烈起来。

第一次回家,早上6点,我从矿门口坐上公交车,在乡间小道上颠簸了一个小时,来到了滕州西站。来不及喘口气,我又马不停蹄地倒车到滕州新汽车站。在滕州新汽车站买票坐上回菏泽的车后,心里踏实了许多。到菏泽站下车后,又倒了两次车,终于看到了村头。一看表,已是下午4点多了。不到500里路,硬是从天明走到了快天黑。

回到家里,见到久违的母亲就开始诉苦:“妈,回家一趟太不易了,光倒车了,路还不好走!回头我一定买辆车自己开回来!”

“买辆车得多少钱啊,你一个月才几百块钱,得攒到什么时候?”母亲的疑问点醒了我。

在枣庄与菏泽之间倒车奔波了8年之后,我终于如愿拥有了一辆私家车。早上出门,上高速,到家正好赶上午饭。

今年“五一”小长假,我又回了趟家。吃过午饭,我坐在家门口和乡亲们闲聊。从闲聊中得知,现在的农民种地已不像我小时候经历的那样全是人力劳作了,开始有机械协助了。

一位从枣矿集团退休的大爷问我:“闺女,现在矿上怎么样?条件好些了吗?”

“大爷,现在矿上全是智能化开采了,就是在井下安装了先进设备,由人员在地面点下电脑鼠标就能出煤,机械化程度比原来高多了,井下人员减少了,工人劳动也不那么累了。”

接着我又跟大爷说了不少矿上的事,怕大爷听不懂一些新名词,我解释了又解释。

“真好!想当初,我在矿上上班时,什么活都是肩扛手抬的,一个班下来累得要死要活的,上了井只想睡觉,现在的工人真是享福了。”大爷欣慰地说。

不知不觉中,已是傍晚时分。

第二天吃过午饭准备打道回府,母亲一个劲地催我早些回,带着孩子别回家太晚了。“妈,没事的,现在开车只要4个来小时就到家了,您不用担心!现在不比以前了,回家一趟要一天时间。”

车已开出了村头,看到母亲和父亲还站在路口,久久不肯离去。从参加工作到现在,14年了,因为路途远,坐车不方便,我极少回家,只在逢年过节时回去。

随着交通越来越便利,拉近的不仅是时空的距离,更是亲情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