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酿葡萄酒

版次:m8    作者:何龙飞来源:    2020年09月15日

秋酿葡萄酒

何龙飞

“葡萄美酒夜光杯”,这是唐代诗人王翰的诗句,我们一家人喜欢“葡萄美酒”的美妙,以至于乐此不疲地秋酿葡萄酒。

与自酿葡萄酒结缘于十多年前的那个秋天。市场上的葡萄多,个大,紫黑色,像宝石,可爱极了。而且剥皮后吃起来,酸中带甜,甜中带酸,很是可口。岳母心念一动,何不来秋酿葡萄酒,让一家人都享受一下自酿葡萄酒的美味。

“要得!”岳父以为在理,积极响应岳母的号召。

心动不如行动。岳母去买来新鲜的黑葡萄,洗干净,岳父则采购白糖,洗玻璃罐。“小心点哦,慢工才能出细活哟!”岳母一边叮嘱岳父,一边把干净的葡萄铺一层在玻璃罐底,岳父撒一层白糖在葡萄上面。然后,岳母再铺一层葡萄,岳父接着撒白糖,如此循环下去,那罐“白糖腌葡萄”就顺利完成。

岳母把玻璃罐盖紧后,岳父把玻璃罐端到厨房“藏”起来。

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岳母迫不及待地打开玻璃罐盖,啊,那香气扑鼻而来。舀一勺一尝,那酸甜可口的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葡萄酒大功告成!”岳母第一时间把这喜讯告知了大家。

“借此机会,请女儿、女婿过来品尝自酿的葡萄酒!”岳母想得周到。

我们应约而去。紫红的葡萄酒倒出来,随着岳父的一声“喝”,连襟和我便端起碗,与岳父一同品尝葡萄酒。喝出香甜的快感,喝出啧啧赞叹声,喝出爽朗的笑声,喝出愉悦的心情。就连岳母、妻姐、妻子瞧见我们的高兴样,也纷纷端起了杯子,喝起了葡萄酒。

“妈酿的葡萄酒这么好喝,我们回去也要酿点!”妻子说。

妻子回家后,也买来黑葡萄、白糖,也自酿了一罐葡萄酒。当然,我也做了些“打杂”的活,还获得了妻子的“口头表扬”,我的心里乐滋滋的。葡萄酒好了之后,为了展示妻子的“成就”,妻子给我安排了任务。“快,打电话,叫姐、妈来喝葡萄酒!”妻子说。

我们一家、岳父岳母一家、妻姐一家,三家人又聚在一起,喝葡萄酒,吃可口的饭菜,摆龙门阵。没过多久,妻姐也来电叫我们去喝她自酿的葡萄酒。

所以,这么多年来,我们都喜欢在秋天自酿一罐葡萄酒来喝。自酿葡萄酒喝出了好心情,喝出了幸福的生活,喝出了美丽的人生。尽管没有“工厂化”生产出来的葡萄酒那么高大上,但因是我们自己劳动的成果,别有一番滋味。似乎哪一年没酿葡萄酒,就会感到心里空荡荡的。

瞧,秋意浓了,葡萄熟了,我们情不自禁地吟诵起“蒲萄四时芳醇,瑠璃千钟旧宾”“天马常衔苜蓿花,胡人岁献葡萄酒”“蒲萄酒,金叵罗,吴姬十五细马驮”“西园晚霁浮嫩凉,开尊漫摘葡萄尝”等诗词,在秋酿葡萄酒中,体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快乐。